俞灏明:怕什么,大不了重新再来!
金羊网 2017-09-13 16:53:14

 

  在《那年花开月正圆》中的表演获肯定

 

金羊网记者 龚卫锋

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正在东方卫视热播,反派“杜明礼”成了整部剧最招恨的角色,扮演者俞灏明随之也成为弹幕的众矢之的,有人人戏不分地诅咒他,也有人一语道破真相:“这只能说明他演得好。”

俞灏明近日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时,用“空前巨大”这四个字来形容《那年花开月正圆》对自己的意义,他觉得这部戏是自己在事业上涅槃重生的标志,他想像胡歌那样,从偶像派转变成实力派,学会如何靠演技吃饭,如何与伤口和平共处。

接受采访时,他没有像以往那样戴着黑色皮手套,而是大大方方地露出满是灼烧伤痕的手。在参加“星空演讲”时,他直面昔年经历的烧伤事故,坦陈这些年的心路历程,自信地迎来而立之年。

新剧 改当实力派,形象不重要

在《那年花开月正圆》之前,俞灏明没拍过古装戏,刚刚接“杜明礼”这个角色时,他并没有太大信心。没想到,丁黑导演与他认真地聊了一次后,很快就确定由他出演。“让我上这部戏,真的是给了我很大的鼓舞。”要知道,在2015年,俞灏明一整年没拍一部电视剧,“人生不就是这样嘛,起起落落。但是有个词特别好,叫触底反弹”。

为了不辜负自己的第一个反派角色,俞灏明下了狠功夫。首先是改剧本,他说:“剧本中杜明礼从头坏到底,我想把这个人物做得立体些,比如他是个票友,这是我给编剧的意见。”为了唱好京剧,俞灏明还去了北京的一所戏曲学院,断断续续学了一个多月。

俞灏明还专门找了老师学习表演和台词:“我在片场要求自己不拿手机,多看别人的表演,多和导演沟通,不断地修正自己。”2017年春节,俞灏明在剧组度过,他拒绝了亲友的探班要求,想感受“杜明礼”的孤独。“是不是很笨?就是靠这种笨,才让我慢慢地真正找到自己。”

演完《那年花开月正圆》后,俞灏明觉得自己是个合格的演员。“相比现在很多年轻演员来说,我是个态度很好、很端正的演员。虽然我拍戏的履历不是特别多。”这也是俞灏明第一次剃光头,“自从意识到要舍弃偶像路线、改当实力派时,我就认识到形象不是那么重要了。”俞灏明下定决心接这个角色,是希望证明自己,“如果一直演暖男,不能体现我这几年积攒的经验,希望通过这个角色表达我的成长。”

开播之后,不少人在弹幕骂杜明礼,甚至有人人戏不分地对俞灏明人身攻击。对此,俞灏明看得很开:“但是网上也有人说,俞灏明是被忽略已久的演技派,不再是十年之前顶着花仙子头的‘端木磊’(注:俞灏明在《一起来看流星雨》中的角色)——我听到这句话真的很开心。”

复出 昔日男一号,只能去客串

在前几天的“星空演讲”上,俞灏明回忆了2010年给他带来命运转折的《爱在春天》烧伤事故。事故中,俞灏明烧伤面积达到39%,烧伤程度达到“深二度”。事发三天后,《爱在春天》的制片人找到俞灏明,向他表达歉意,并问他想不想回去接着拍戏,俞灏明一口答应,当时他整个身体被绷带包裹:“我以为一两个月康复之后就能回去拍戏了,只是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两年。”

2012年初,俞灏明在美国完成康复训练后回到广州,接到了剧组的电话,告诉他最迟只能等他到2012年6月。于是,俞灏明低调复出。此前两年里,俞灏明每天把自己锁在家里,不敢看娱乐圈的消息,“我害怕看到别人越来越好,我害怕看到自己正在面对‘失去’,所以我不看新闻,什么都不看,差不多两年,一直在屏蔽外面的信息”。

俞灏明的复出之路也非常艰难。在《爱在春天》发布会现场,主办方播放了事故视频,俞灏明当时整个人懵了,积压了很久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出来,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2012年12月31日,俞灏明现身湖南卫视跨年晚会,演唱了《其实我还好》,寓意自己重返娱乐圈。那段演出令湖南卫视的跨年晚会收视暴增,也给了俞灏明营造了不错的复出势头,最忙时一天要接受十几家媒体专访。

但是,很多事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复出并不容易,找他的角色从以前的男一号,变成了特约、客串演员……“我一直在消耗,消耗自己的曝光度,消耗自己的故事,消耗自己的神秘感,所有人都盯着过去发生的故事,但是并没有人在意你现在或者是未来。”沉寂一年后,俞灏明开始反省并谋求变化,“以前拍戏时觉得每天背好台词、到现场拍好戏,就叫演员了。但当我开始认真钻研表演,了解到黄渤、张震等人是怎么当演员时,颠覆了以往的认识。”

重生 磨砺助成熟,挺佩服自己

俞灏明已迎来而立之年:“当年盲目的自信,来自所谓的颜值、天生的优势;现在的自信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岁月的磨砺带给我收获,这种感受会更成熟。”

前段时间,郑爽的新书发售,俞灏明给她写了序,两人从《一起来看流星雨》时相识,友谊一直持续到现在。俞灏明直言:“我们联络不多,但我和她,以及那帮小伙伴的感情,即使不见面,还是那个样子。”今年也是2007快男十年,俞灏明也希望能和兄弟们一起纪念青春。

在《那年花开月正圆》中,俞灏明与胡杏儿有不少对手戏,两人在2008年曾合作了综艺《舞动奇迹》。胡杏儿之前在接受羊城晚报专访时,笑话“广州仔”俞灏明的广东话不标准,而俞灏明回应道:“真的是,我现在大多时间生活在北方,很少说广东话,说也会被普通话带跑,有很多俚语说不出来了。爸妈还在广州,我一年会回去四五次,时间不确定而且太紧张,经常只能把家人接到剧组见面。”

如今的俞灏明不需要像刚复出时那样强调自己有多男人、多坚强,“只有建立起强大的内心后,自我认同才能源于自己,不是源于粉丝或者外界的评价”。他很高兴实现了30岁成为专业演员的短期目标,对于成败也有了更深刻的领悟:“你看到我桌面上筹码很少,认为我马上就要失败了,但我在自己心里并没有输掉,还能从这些经历当中自省,吸取养分,有了这些经历才能成为今天的俞灏明,说实话走到今天我还是挺佩服我自己的。”

除了拼命工作,俞灏明也希望享受生活:“作为演员,我需要从生活中吸收更多养分,我没有给自己太多限定,只想跟着内心走。”对于唱歌,他依然怀抱热忱:“希望能有一首歌表达我的态度,但我是个完美主义者,而一首好歌需要很长的时间打磨。”俞灏明不清楚事业上是否会一直保持现在的状态,但他已能霸气地说:“怕什么,大不了重新再来嘛!”

编辑:林润栋

上一篇赵薇为苏有朋隔空庆生 不受周杰林心如骂战影响

分享此文章:

推荐阅读

网站地图

资讯 精彩推荐新闻广州广东中国娱乐体育科技财富汽车房产健康食安生活教育图集军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