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民营三十年》序:日月入怀,在锦瑟华年……
搜狐 2017-11-14 10:57:29

第一脑原创 作者:李宜航

一家好的媒体,就是要与历史同源,与社会同构,与时代共进。

“没有思想,再漂亮的语句也全无用处”;没有与时代的脉搏一起跳动,再堂皇的媒体也不过徒具其表。

从这个意义上说,《民营经济报》及其改刊前的《粤港信息日报》,朝乾夕惕,圆木警枕,是做了极大努力的。它既是时代的宠儿、骄子、幸运者,也是社会的记录员、推动者、守望人——它始终以日月入怀、不避斧钺的姿态,参与到时代变革、转型、发展的宏大叙事里,镞砺括羽,钻坚仰高……我们编撰《粤港民营三十年》一书,就是要采撷这两份报纸的新闻精品,汇聚其所记录的时代印痕,重现其激情燃烧的岁月,彰显中国改革开放近40年的辉煌成就。

一句话:生于伟大时代,兴于伟大时代,改革于伟大时代,融合转型于伟大时代!

翻阅,翻阅这两份有血缘关系的经济大报30多年来的经典华章,我想到了“追怀”与“珍视”这两个关键词。追怀,是致敬《粤港信息日报》;珍视,则属于《民营经济报》。我们用“追怀”与“珍视”,来感恩这瑰意琦行的两份报纸,感恩这并心同力的两代报人,感恩这地阔天长的好时代。

我们追怀《粤港信息日报》,是因为它的诞生,与中国改革开放的大事业不期而遇。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一段注定会在中国历史上留下深刻记忆的时光。曙光升腾,东风借力,江河汇聚,南北蓄势以竞发……中国社会进入了思想解放、经济振兴的好时期。

斯时,1985年,在中国传媒业,在北方和南方,有两件盛事值得铭记。

在北方,《中国美术报》、《美术思潮》创刊,《江苏画刊》全新改版,“两刊一报”以全新的视野、锐达的观念推动了新潮美术,在中国艺术界鼎铛有耳。

在南方,广州同时诞生了两份新兴的经济媒体,一份《粤港信息报》(后来发展为《粤港信息日报》),一份《信息时报》。这两份媒体与中国市场经济改革风云际会,以“鼎新革故,陶熔鼓铸”而电照风行,成为推动中国经济进步的重要媒体力量。

《粤港信息报》由省经委、羊城晚报社、粤海集团主办。它扎根于粤港,着眼于信息,旨在当好“经济建设的助手,信息社会的先声”。

回看,它的面世是多么的生逢其时——“信息是一种财富”、“掌握信息、运用信息,对于肩负推进改革重任的广东和企业来说,尤其重要”;它从诞生之日起就是那么的任重道悠——“广东临近港澳,对外渠道多,交往容易,信息灵敏,学会利用这个信息优势,对加速发展广东的经济建设,提高广东的企业在市场和新技术革命这两个挑战中的竞争能力,十分重要”、“要出色地当好决策者的参谋、企业的良友、消费者的向导,为促进生产力的发展,振兴经济,建设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作出更大的贡献”。

《粤港信息报》创刊后,仅用了5年的时间就走了三大步,完成了从周报,周三报到日报的飞跃,在中国经济界一纸风行。

那个年代,这一份报纸,让我们至今心驰神往!

我们追怀《粤港信息日报》,是因为它的发展,与中国社会的重大转型相伴而行,一度成为中国经济潮汐的瞭望哨。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社会面临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重大转型,市场经济姓“社”姓“资”的讨论甚嚣尘上。

就在这样的时间节点,《粤港信息报》迎来了它创刊后的第一次爆发。

1991年10月,已升格为日报的《粤港信息日报》策划并发表了新华社记者田炳信和王志纲的对话《珠江三角洲启示录》。

这篇对话体的万言书,大胆反击倒退思潮,大力鼓吹改革开放,在中国的思想市场上引起了轰动,同时也创造了中国新闻界的奇迹:刊登《珠江三角洲启示录》的报纸当天被抢购一空,加印10万份,又一抢而空。于是,编辑部开了报界之特例,在10天之后于原版位将《珠江三角洲启示录》全文再“发表”一次,又加印10万份,还是售罄。

1992年1月18日至2月21日,邓小平发表了著名的南巡讲话。而《珠江三角洲启示录》,仿佛就是冥冥之中的一篇预热文章。田炳信回忆说:“我当时怎么也没有弄明白,两个小记者的一篇对话录,何以能掀起轩然大波,原来,那是无意中撞进了一个大棋盘,还摆了一颗棋子,更重要的是触及了市场和计划两个敏感的名词。”

“规定动作”到位,“自选动作”加分,“市场信息”饱满,“思想信息”闪亮……一连串观念创新的大作为,使《粤港信息日报》在业界锋芒初露,“北有中华工商,南有粤港信息”之说在新闻界不胫而走。

我们追怀《粤港信息日报》,是因为它总是胸怀天下,把广东的事情放到全国一盘棋上去加以解读,真实地记录了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粤港报人很清楚,《粤港信息日报》虽然立足广东,但必须把广东的事情放到全国一盘棋上去加以解读,才能高顾遐视,为自身的发展拓开广阔的空间。

1992年,党的十四大召开,《粤港信息日报》不泯然于众,率先打破地方报纸只在自己的区域内经营的不成文惯例,挤进全国性新闻报道竞争中去,派了一个5人采访组北上,参与报道了十四大的全过程。

而《粤港信息日报》正式以自己的整体实力在北京亮相,还是在1993年早春的全国两会上。当时,《粤港信息日报》派了从采编到发行成建制的大队人马开进北京,颇有“大打一场人民战争”的气派,令全国媒体同行耳目一新。

1993年两会战役刚刚打完,粤港报又藉三峡工程方案通过之机,策划了“长江万里行”。从1993年4月26日至1993年7月15日,粤港报派出两部涂着“《粤港信息日报》长江万里行”醒目标语的采访车,从长江上游的四川成都启动至重庆,沿江而下,水宿山行,一直到了长江尾的上海吴淞出海口。在长达1万5千多公里的行程中,记者们以深具人文关怀的笔触,记录了那些即将消失的景物,以及库区人民的喜乐与乡愁。

这样的新闻长征,很多,很多。

我们追怀《粤港信息日报》,是因为它曾经探索经济报纸转型的路径,为媒体行业留下了宝贵的经验。

媒体对于人类文明史的记录主要有两条路径,一条是报道呈现于日常地表之上的外在事物,一条是探寻沉潜于表象之下的内在伦理。前者关注社会的经济轨迹和政治运作,后者则关注个体的日常生活与心理状态。

怎样沿着这两条路径,走近人类文明史的核心,粤港报人砥志研思,冥行擿埴。1996年,粤港报周末版《星期六》创刊(后改名为《粤港周末》),尝试以新闻的形式全面介入社会生活,以一己之肉身,亲历种种社会变革,记录时代浪潮之起伏跌宕。粤港报人认定,就像面对历史拼图,每个媒体人只要对面前的一小块心存目想,澄神离形,终归会拼出中国社会文明进程的一个巨大的、完整的、有意义的图景来。

《粤港周末》创刊后若泛驾之马,不同流俗,极受尊重。一些同行开周会时,就将《粤港周末》贴在会议室的墙上,刮摩淬励,迁思回虑。

从每周一期的《粤港信息报》到《粤港信息日报》,从专注于经济信息传播的专业日报到全面介入社会生活的《粤港周末》,粤港报人的探索精神、文化担当、家国情怀,沉淀为一种宝贵的思想财富,生生不息,砺山带河。

当世取舍,大地生荣。2004年,在经济新闻界叱咤风云十九年的《粤港信息日报》,完成了它的光荣使命,顺势而变,华丽转身。

础润而雨,蹈机握杼。一家媒体的蝶变,就如同一个公司的更张重构,一定是它的经营主体感受到春江水暖,远望见竹外桃花,持重待机,应运而生的。

的确,当新世纪的曙光照亮公元二千年的早晨,中国社会的市场化改革经过高掌远跖之后,已全面向纵深推进,整个经济地理也呈现出全新的格局。

一方面,作为改革开放的桥头堡和试验区,广东探索出来的市场经验与经济模式已经从南至北漫向中华大地,而以粤港两地经济案例和商业经验为主要卖点的《粤港信息日报》,所依附的地域与市场优势亟需重塑;另一方面,中国的民营经济经过二十多年的风霜雨雪,已经从野蛮生长到规模经营再到蔚为大观,民营企业已经成为一个活跃于中国经济版图上的庞大的新经济群体。

以2004年为例,私营企业占中国法人企业的60%以上,创造了中国GDP增量的约60%,解决了社会新增的非农就业人员的80%以上……

“发展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民营经济是加快发展的重要源泉,抓民营经济就是抓住了第一要务”。揆情审势,顺风扯帆,《粤港信息日报》正式更名为《民营经济报》,聚米为谷,再执锋锐。

如今重新检阅《民营经济报》风云激荡的13年,依然心潮澎湃,无比珍视。

编辑:阳扬

上一篇实施乡村振兴重在培养双创人才

分享此文章:

推荐阅读

网站地图

资讯 精彩推荐新闻广州广东中国娱乐体育科技财富汽车房产健康食安生活教育图集军事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