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医疗养老政府该管到什么程度? 代表们“争”起来

来源:金羊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1-14 09:12

文/金羊网记者 董柳 实习生 郑雅心

“政府对很多事情‘大包大揽’,比如在垃圾处理、幼儿教育、养老服务上,虽然也有社会资本参与其中,但参与的难度比较大。”12日上午,番禺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市人大代表、律师田子军由此抛出问题:“从政府角度来说,‘大包大揽’的话,我们的财政能不能吃得消?”有在场代表微微点头。不过,市人大代表、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邓成明表达了不同意见:“这些公共产品本来就应该由政府来提供啊。政府要干的事情,一是公共管理,二是公共服务。”

没等邓成明说完,田子军插话:“是政府来管理没错。我的意思是政府应该在加强监管和提供补贴上做好工作。”为此,他以民办教育举例。

不过,邓成明接过话说:“这些年,多地在社会办学前教育、办幼儿园上基本被证明是失败的,当然,广州想了一个办法——普惠性,这个可以。”他的观点是:学前教育不能由社会来主导,不能把政府的责任推给社会。

田子军则表示,这不是叫政府去推卸责任,而是让其在监管和补贴上更好地作为。

邓成明继续说,如果由社会来办学前教育,那么在规划、用地等方面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因此,“有些事还是要由政府来办。”“我们现在是在为孙子担心呐!”他说完,会场爆发一阵笑声。

踩着笑声的“尾巴”,田子军说:“调动社会力量的积极性不等于政府推卸责任,不能把两者对立起来。”

这时,召集人麦子杰加入争论行列,他支持邓成明的观点,说“教育和医疗的社会化出了很多问题。”

田子军急忙解释:“我讲的社会化不是市场化,社会化与市场化是两回事。”

离田子军一两米远的市人大代表孔繁华随后也忍不住发言。她的观点与田子军接近。

等孔繁华讲完,麦子杰说:“学前教育多年前已放开,但很多投资商的目标是赚钱。番禺就有这样的例子,学校办不下去,亏了,马上走人,结果学校那帮孩子们惨了。所以我认为必须是政府主导教育,而不能市场化,医疗也是。”

“我跟你的意见不矛盾。我的意思是政府应该有基本的公共服务,在此基础上允许社会参与。比如,市民可以选择去公立学校,如果愿意花钱,也可以选择去民营学校享受更优质的教育。”孔繁华说。

两方持续争论,宛如一场辩论赛……

编辑:海辉
数字报

教育医疗养老政府该管到什么程度? 代表们“争”起来

金羊网2018-01-14 09:12:54

文/金羊网记者 董柳 实习生 郑雅心

“政府对很多事情‘大包大揽’,比如在垃圾处理、幼儿教育、养老服务上,虽然也有社会资本参与其中,但参与的难度比较大。”12日上午,番禺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市人大代表、律师田子军由此抛出问题:“从政府角度来说,‘大包大揽’的话,我们的财政能不能吃得消?”有在场代表微微点头。不过,市人大代表、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邓成明表达了不同意见:“这些公共产品本来就应该由政府来提供啊。政府要干的事情,一是公共管理,二是公共服务。”

没等邓成明说完,田子军插话:“是政府来管理没错。我的意思是政府应该在加强监管和提供补贴上做好工作。”为此,他以民办教育举例。

不过,邓成明接过话说:“这些年,多地在社会办学前教育、办幼儿园上基本被证明是失败的,当然,广州想了一个办法——普惠性,这个可以。”他的观点是:学前教育不能由社会来主导,不能把政府的责任推给社会。

田子军则表示,这不是叫政府去推卸责任,而是让其在监管和补贴上更好地作为。

邓成明继续说,如果由社会来办学前教育,那么在规划、用地等方面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因此,“有些事还是要由政府来办。”“我们现在是在为孙子担心呐!”他说完,会场爆发一阵笑声。

踩着笑声的“尾巴”,田子军说:“调动社会力量的积极性不等于政府推卸责任,不能把两者对立起来。”

这时,召集人麦子杰加入争论行列,他支持邓成明的观点,说“教育和医疗的社会化出了很多问题。”

田子军急忙解释:“我讲的社会化不是市场化,社会化与市场化是两回事。”

离田子军一两米远的市人大代表孔繁华随后也忍不住发言。她的观点与田子军接近。

等孔繁华讲完,麦子杰说:“学前教育多年前已放开,但很多投资商的目标是赚钱。番禺就有这样的例子,学校办不下去,亏了,马上走人,结果学校那帮孩子们惨了。所以我认为必须是政府主导教育,而不能市场化,医疗也是。”

“我跟你的意见不矛盾。我的意思是政府应该有基本的公共服务,在此基础上允许社会参与。比如,市民可以选择去公立学校,如果愿意花钱,也可以选择去民营学校享受更优质的教育。”孔繁华说。

两方持续争论,宛如一场辩论赛……

编辑:海辉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