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问西东”原创者汪鸾翔:学贯中西一大儒
金羊网 2018-01-28 09:40:46

□赖 晨

“无问西东”一词出自清华大学校歌。当前,随着电影《无问西东》的热播,该歌词作者、清华大学教授汪鸾翔也成为热点人物。近日,笔者梳理相关史料并采访了汪鸾翔先生的长孙汪端伟,听他讲述祖父与清华校歌以及那个年代的故事。

  汪鸾翔长孙汪端伟

父子均为清华人

汪鸾翔及其三个儿子——汪健君(又名汪振武,1903-1999)、汪振儒(1908-2008)、汪复强(又名汪振慧,1914-2013),均为清华人。

汪鸾翔1918年至1928年,执教于当时的清华学校。

长子汪健君,曲家。1925年起任职清华注册部。1935年春与俞平伯等共组清华谷音社。1938年曾受清华保管委员会委托,将珍贵档案文献百余箱转移天津租界并负责保护。抗战胜利后重回清华工作。

次子汪振儒,林业教育家,我国树木生理学奠基者。192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生物系,曾在该系任职。1935年考取广西省林学公费留学生,进入美国康奈尔大学林业系,获理科硕士学位。后在杜克大学林学院从事森林生态学研究,并获哲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先后任北京大学农学院、北京林学院(1985年改称北京林业大学)等校教授兼林业系主任。

幼子汪复强,1934年考入清华化学系,后曾从事通信工作。1948年迁居台湾。

好学深思的举人

汪鸾翔(1871-1962),祖籍浙江绍兴。乾隆年间,其曾祖父汪汝琅带着妻妾和子女来到广西临桂(今桂林市)做幕僚,并在此安家。其祖父、父亲均为普通书生,也靠做幕僚为生。

1871年3月,汪鸾翔出生于临桂县城,祖母李氏和母亲徐氏均擅诗词,遗有诗集。他5岁时就由祖母和母亲教授毛诗和唐诗三百首。

汪家虽为书香门第,但家境不算富裕。1885年,14岁的汪鸾翔考中秀才,但其父却不鼓励他学做八股文章走仕途之路,而是带他赴广东游学。

1889年12月,汪鸾翔以广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张之洞创办的广州广雅书院(今广雅中学)。他在此学习的两年多时间里,阅读广泛,思想敏锐,不论读中国经典还是读西学书籍,都能观察入微,提出深刻而有启发性的问题,而且在每个问题中都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不到20岁的他,在当时的学术界,已算得上是一位难得的青年才俊。

为此,他深得书院前后山长(院长)梁鼎芬、朱一新的赏识。同时,他和广州万木草堂山长康有为也有来往。

1891年,汪鸾翔以广西第四名的成绩考中举人。1892年进京参加会试未中,留在国子监南学学习,他在此学习了6年,攻习国学、西学等科。

1897年后,汪鸾翔在武昌常参与张之洞、梁鼎芬等人的雅集,有诗、书、画的往来。1904年,33岁的汪鸾翔在武昌文普通学堂、湖北方言学堂等各学堂教授物理、化学、博物等课程。是时梁鼎芬为张之洞的重要幕僚,主管湖北学政。梁鼎芬写过一首诗送给他,即《一篑亭春望·广雅书院》:清明集我躬,晓坐露未晞。静观万物性,厥生皆有机。新条送秀绿,初萼抽浅绯。春气所盎覆,一院为芳菲。和风岂不悦,倘有冰雪时。根本苟未实,繁茂徒尔为。昂昂千尺松,挺挺百世姿。培之有其朔,不伐终修奇。得寸我当宝,枉尺孟所非。此亭可以眺,凛然中心危。

1911年后,汪鸾翔在北京与梁鼎芬来往也很密切,对梁鼎芬,他一直以师礼事之。

  1904年梁鼎芬送给汪鸾翔的诗扇,上题《一篑亭春望·广雅书院》

自学西学,投身维新运动

张之洞在武昌,大举兴办实业和新学堂,1897年秋,他欲编写《劝学篇》,遂电召汪鸾翔到武昌为其收集资料,帮助编纂该书。

汪鸾翔当时年仅26岁,张之洞召他来辅助编写《劝学篇》,是因为他在广雅书院和国子监南学学习时就自学了各科西学,对西学有一定的了解,这种了解对编写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为主题思想的《劝学篇》很有裨益。

汪鸾翔等采集资料的准备工作用了3个月,在1898年春,由张之洞闭门7天,完成了全书的编订。《劝学篇》充分反映了张之洞“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思想。汪鸾翔深受其影响,这些思想后来在清华校歌中均有所体现。

早年汪鸾翔在广州就聆听过康有为的维新宣传,1898年春,他又在北京参加了康有为、梁启超召开的宣传维新的会议,并参加了鼓吹维新变法的组织——保国会(强国会),积极参与维新活动。

维新变法失败后,他目睹了谭嗣同等六君子的慷慨就义,也目睹了刑场上观众的麻木不仁。他痛心地感到救国要从教育国民、开启民智开始。

  汪鸾翔为正在北大演讲的泰戈尔画的像

教授科学课程的先驱,董必武的老师

戊戌变法失败后,为了对民众进行启蒙,开通民智,实现教育救国的理想,汪鸾翔再赴武昌,先后在文普通学堂、方言学堂、师范学堂、农业学堂、工艺学堂任博物理化教员。当时能教授科学课程的国人还很少,汪鸾翔是先驱之一。从现在留存的资料看,他当时还编写过《动物学讲义》,及物理和化学课本。

1905年,19岁的湖北黄安县秀才董必武来到省城武昌,考入省立文普通学堂(今武汉三十一中),当时汪鸾翔正在该校任教,并成为董必武的老师,这为两人建国后的来往埋下了伏笔。

任教清华十年

1907年,汪鸾翔再次入京,先后任北京第一师范学堂物理化学教员、保定市顺天高等学堂教务长。1910年前后,则在清政府学部任审定科行走。

民国成立后,汪鸾翔鉴于归国留学人员渐多,科学教学人才济济,而国学反倒受到忽视,于是又改为教授国文。他历任天津北洋法政学堂、河北优级师范学堂地理学教员,清华大学、河北大学、民国大学中国文学教授,北京国立美术学院等校中国画及中国美术史教授。

其中,1917年,他在北京高等师范学堂(今北京师范大学)任教。1918年9月,他到清华学校任教,直至1928年离校,前后在清华10年之久。

汪鸾翔还是散文家、清华大学校友梁实秋的老师。据梁实秋回忆,其国文老师当中,举人进士不乏其人,他们满腹诗书自不待言,不过传授多少给学生则是另一个问题。清华不重国文,把它当成选修课,课都排在下午,毕业时成绩不计。汪鸾翔有些口吃,曾以广西的口音结结巴巴地说:“有人说,国……国文没……没趣味,国……国文怎能没……没有趣味,趣味就在其中啦!”当时梁实秋听了当做笑话,后来他才慢慢体会到国文的趣味当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正如老师汪鸾翔所说是“在其中”。

梁实秋在清华曾经和同学成立了一个专门练习书法的戏墨社。他们每天大清早起床,吃完早点点名之前,做半小时的写字练习。梁实秋专门学习汉朝的隶书,临摹张迁的作品。

梁实秋和戏墨社的同学,请长髯飘拂的汪鸾翔做指导老师,几次送作业给其过目,汪鸾翔对他们多有嘉勉。

1  2  


编辑:邱邱
上一篇逾200件文物见证800年前中意跨文化交流下一篇网络文学呈现新变化?玄幻类作品不再“一枝独大”
分享此文章:

推荐阅读

网站地图

资讯 首图美食滚动精彩推荐新闻广州广东中国娱乐体育科技财富汽车房产健康食安生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