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春节前夕,探访儿科重症病房的温情瞬间
金羊网 2018-02-12 07:26:01

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正在工作 记者 汤铭明 摄

文/记者 丰西西 通讯员 易灵敏 彭福祥 李绍斌

再过几天就是除夕了,路上行人行色匆匆,他们都奔赴一个有着同样名字的地方——家。可是,也有许多人并不能回家过年,譬如各大医院里的重症病人们,他们或因病情太重,或因治疗尚未结束不能出院回家。不过,有一群人始终会陪伴在他们身边,悉心守护。这些陪伴者中,有守护他们健康的医护人员,也有悉心照料他们的家人,他们用大爱和亲情筑成温暖的“港湾”,让病人们不会感到孤单。

在春节即将到来时,这些一直在和病魔做斗争的孩子们在想什么?他们有什么样的新年愿望?守护着他们的医护人员和家人们将如何为他们实现愿望呢?近日,记者走进儿科重症病房,记录了多个温情瞬间。

镜头1

医护凑钱买礼物

重病患儿笑开颜

“医生不仅治病,还要医心,我们希望他们更快乐。”

——中山一院大儿科主任蒋小云

2月11日,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科一区病房里,9岁的小柔(化名)有一些不开心。这个身患一型糖尿病的女孩在各种治疗中渐渐长大,可她自己却不明白,自己除了脸色比别人苍白、瘦一些、容易累以外,并没有太多区别,“为什么总要回到医院呢?为什么连过年也不能回去?”但小柔向记者提出这个问题时,一旁的妈妈湿了眼眶,她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把女儿轻轻搂在怀里。

和小柔一样不高兴的还有来自江西的8岁男孩朱文峰。这个身患难治性肾病综合征的孩子最近两周都没有了笑容,他担心自己不能回家过年。朱文峰是个可怜的孩子,父母是残障人士,自小跟爷爷长大的他活泼开朗,深得家人疼爱。可5年前的一场大病却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62岁的爷爷朱世贤都记不清当时孩子具体的症状,“只记得他脸很肿,撒不出尿来,到医院检查发现是肾病,别人让我们来广州治病。”这一治就是5年,花光了家里的积蓄,爷爷依然不遗余力地每个月带着他来广州求医。

“我想回家过年,在这里过年就没有新衣服穿了。”沉默了很久后,孩子终于轻轻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一旁的爷爷只好叹气。

就在小柔和朱文峰闷闷不乐时,中山一院大儿科主任、儿童肾病专科主任蒋小云带着医生护士给他们送来了一份惊喜——一只可爱的布绒小狗,这是医护人员们自己凑钱给住院孩子们买的新年礼物。这样的惊喜让整个病区都热闹起来,原来,每一个住院的孩子都收到了这份礼物,他们纷纷走出病房,有的手上还带着留置针头,孩子们脸上绽放出了久违的笑容。

镜头2

PICU内外共同心愿:

孩子们早回普通病房

“ICU医生直面生死线,工作辛苦压力大,靠成就感支撑,成就感就是从生死线上把生命抢回来。”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PICU主治医生黎明

“每年春节,就是PICU(儿科重症监护病房)最忙碌的时候。”2月10日,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的PICU病房里,忙碌是这里的“关键词”——20张床位全满,还有一张加床塞在病床间。“待会我还得收一个病人上来。”正和记者说话时,黎明又收到了收治病人的信息。2018年是黎明在PICU的第10年,在此之前,他在儿科急诊干了2年。在他看来,都是需要紧绷着一根弦的地方,不同的是,PICU里更加直面生死——“这里都是重症患儿,每一个身上都插着呼吸机,要脱离了呼吸机才能转出去。ICU医生的心愿就是孩子能尽快回到普通病房。”

“ICU医生直面生死线,工作辛苦压力大,靠成就感支撑,成就感就是从生死线上把生命抢回来。”在PICU10年,这是黎明对这份职业的认识,也是大多数ICU医生的感受。

“PICU里其实并没有太多过年的概念,除夕那天值班的医生各自从家里带点菜,插个电磁炉煮点东西就是一顿年夜饭。没值班的同事也会送点菜过来。”黎明指着布置简单的休息室告诉记者。记者了解到,由于PICU里都是重症孩子,无法像普通病房那样做节日布置,每年春节,医护人员们自己贴一些福字、窗花应节。因为时刻都要关注到重症孩子们的状态,每天PICU的医生们只能在半小时的吃饭时间里稍微休整一下。

镜头3

父子相依为命

等待亲人平安出院

“我的新年愿望就是陪着爸爸,一起把妹妹健健康康带回家。”

——贵州少年罗毕林

“已经有两个ECMO(体外膜肺氧合)的病人了,今年春节肯定更忙。”2月10日,记者刚刚走进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CICU(冠心病监护病房),在这个病房里,每一个医护人员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在12个小时以上。当天的值班医生、心脏外科医生马力告诉记者,至如今,CICU已经收治了18个患儿,多数是先天性心脏病、心肌病和严重心律失常的孩子。“CICU的医护人员压力很大,面对的是低龄、低体重、复杂先心病患者,这些病人病情尤其危重,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们时刻都要密切关注每一个孩子的情况,尤其是ECMO的患者,我们都有专人看护。”马力是两个孩子的父亲,由于常年做手术和值班,他几乎没有太多时间和孩子相处,“他们知道,我在抢救别人家的宝宝。”

父亲罗先生和13岁的儿子罗毕林一直守候在病房外。他俩每天公交转地铁从番禺到位于珠江新城的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如果是我一个人,我就在医院附近随便找地方落脚了,可带着儿子,我还是得找个安全的地方。”无奈,罗先生找了一家每晚只收他40元的小旅馆落脚,代价就是每天得远途跋涉赶来医院。13岁的少年罗毕林十分懂事,他从未向父亲提出任何要求,只是默默地陪伴在父亲旁边。

因为女儿还在CICU,这一次过年两父子只能在广州,罗先生觉得愧对儿子,此时,懂事的罗毕林轻轻地拍着父亲的背说:“我的新年愿望就是陪着爸爸,一起把妹妹健健康康地带回家。”说着,父子俩都落下泪来。

编辑:yulin
上一篇【新春走基层】广州书法名家大佛寺挥春送福下一篇广州市区一小车突发自燃 公交车立马变身消防车
分享此文章:

推荐阅读

网站地图

资讯 首图美食滚动精彩推荐新闻广州广东中国娱乐体育科技财富汽车房产健康食安生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