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践行者】祖孙三代粤北深山长守红军墓

来源:金羊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07 08:30

80多年来,廖家人把红七军师长李谦的墓当自己的祖坟来照看

记者 彭启有  通讯员 潘俊宇

只因80多年前的一个嘱托,住在粤北大山深处的廖文成肩负起了照看红七军师长李谦墓的责任。廖家祖孙三代人风雨无阻,不计回报,始终把这座红军墓当成自家祖坟,悉心照看。

日前,韶关乐昌市梅花镇的红军守墓人廖聪济(廖文成的孙子),向记者讲述了为红军烈士守墓的感人故事。

每年中秋春节都要去祭拜

廖文成祖孙三代所在的梅花镇老屋场村民小组石子坝村,距湖南20多公里,地处湘粤交界大山深处,方圆十余里仅有他们这一户人家。

廖家人守了80余年的红军将领李谦之墓的原址,就在离他家不远处。

廖聪济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他的祖父廖文成和父亲廖更新从不敢告诉别人这座墓中埋葬的是谁。“无论是谁来了,我们都说这是我们家的祖坟。”

事实上,廖家人也的确把李谦墓当成自家的祖坟来照看。在廖聪济遥远的记忆中,从童年开始,每年的中秋和春节,家里人都要来此祭拜。

廖更新十多岁的时候,廖文成去世了。廖更新出山前往大源镇谋生,不料遭遇日军。日军当时正在抓人带路前往梅花墟,廖更新怕将日军带到梅花墟“不知要死多少人”,坚决不从,被日军用刺刀刺得浑身是血。日军将廖更新丢进河里,扬长而去。廖更新被河水冲到石公坑附近时,被一名船家救起。

伤势好转后,他回到石子坝,从此再也没有离开。

重伤红军师长牺牲在他家

据史料记载,1931年,由邓小平任前敌委员会书记的红七军经过乳源、乐昌、仁化后进入中央苏区,到达乐昌梅花村。部队到达的第二天,就遭到国民党湘粤军4个整团兵力的包围,双方展开激烈战斗,邓小平、张云逸亲临前线指挥,共歼灭敌军1000多人,红军将士700多人负伤或牺牲。

据梅花街上的老居民林土生回忆,这支队伍的官兵没有向老百姓要衣索食,宁愿蹲在屋外房檐下也不进屋。林土生的父亲林金炳知道他们是红军后,便杀了一头猪给他们吃,没想到他们给了林金炳25块大洋。

1931年2月的一天,平日里几乎无人造访的廖文成家突然来了3名年轻的红军。他们看上去很疲惫,其中一名军官的腰部、腹部受了重伤,另外两名是负责照顾他的警卫员。廖聪济听父亲口述,爷爷对当时情况的描述是:天气很冷,雪还没化,受伤的红军说要在我家暂住疗伤。

廖文成安顿3名军人在自己家里住了下来,那名受重伤的军官起初还能和廖文成拉家常,但大山里缺医少药,加上那年冬天特别冷,军官的伤势迅速加重。“不到半个月,他就在我家里牺牲了。”廖聪济说。

负责照顾那名军官的两名警卫员在出发寻找部队前告诉廖文成,牺牲的军官是红七军师长,真名叫李谦,年仅23岁,是红七军在梅花洞一战中牺牲的最高将领。他们写下一张字条,简要记录了李谦在此疗伤的经过。他们留下了一支钢笔和这张字条,嘱咐廖文成好好看护李谦的遗骨,待到革命胜利后再来找他。

受红军嘱托,廖文成便将李谦的遗体掩埋在自家屋旁。由于怕暴露,那时廖文成不敢给烈士刻碑文。

2005年3月,乐昌市决定兴建红七军革命烈士纪念园。2009年,文物部门在对红七军梅花洞战役临时指挥部旧址“莲花祠”的普查中确证了李谦烈士墓的所在地,廖家三代人孤守红军墓数十载的故事才进入公众视野。2010年12月,李谦的遗骸被迁葬入纪念园。

当地政府将廖聪济一家随着李谦烈士墓一起迁出深山。而今,廖聪济已成为红七军革命烈士纪念园的管理员,每天不仅继续守护着李谦烈士的英灵,也一同守护着血洒粤北大地的700多名烈士的英魂。

梅花洞战斗红七军干部损失过半

据史料记载,1931年1月末,由邓小平、张云逸、李明瑞率领的红七军3000多人从广西百色途经连州、星子,过凤头岭从湖南宜章的岩前、径口转进乐昌梅花洞。

当时,从连州方面追击红七军的国民党粤军陈济棠部下邓辉率3000余人追来,与从坪石赶来的国民党十九师唐伯寅团,及陈龙团1000余人,由老坪石方向经西仙桥直奔梅花洞,夹攻红七军。

2月2日,战斗打响,国民党军人多势众、武器精良,战斗十分激烈。在肉搏战中,李谦不幸负了重伤,敌人的子弹从他皮带穿过腹部,肠子都流了出来。

梅花洞战斗中,红七军伤亡700余人,干部损失过半。

梅花洞战斗后,红七军连夜撤到大坪的文昌阁和水口庙。红七军领导交给当地党组织大坪支部的任务是安置伤员疗伤。大部队走后,因天寒缺药,不久又被国民党军发现,大多伤员壮烈牺牲。

编辑:alan
数字报

【中国梦·践行者】祖孙三代粤北深山长守红军墓

金羊网2018-05-07 08:30:40

80多年来,廖家人把红七军师长李谦的墓当自己的祖坟来照看

记者 彭启有  通讯员 潘俊宇

只因80多年前的一个嘱托,住在粤北大山深处的廖文成肩负起了照看红七军师长李谦墓的责任。廖家祖孙三代人风雨无阻,不计回报,始终把这座红军墓当成自家祖坟,悉心照看。

日前,韶关乐昌市梅花镇的红军守墓人廖聪济(廖文成的孙子),向记者讲述了为红军烈士守墓的感人故事。

每年中秋春节都要去祭拜

廖文成祖孙三代所在的梅花镇老屋场村民小组石子坝村,距湖南20多公里,地处湘粤交界大山深处,方圆十余里仅有他们这一户人家。

廖家人守了80余年的红军将领李谦之墓的原址,就在离他家不远处。

廖聪济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他的祖父廖文成和父亲廖更新从不敢告诉别人这座墓中埋葬的是谁。“无论是谁来了,我们都说这是我们家的祖坟。”

事实上,廖家人也的确把李谦墓当成自家的祖坟来照看。在廖聪济遥远的记忆中,从童年开始,每年的中秋和春节,家里人都要来此祭拜。

廖更新十多岁的时候,廖文成去世了。廖更新出山前往大源镇谋生,不料遭遇日军。日军当时正在抓人带路前往梅花墟,廖更新怕将日军带到梅花墟“不知要死多少人”,坚决不从,被日军用刺刀刺得浑身是血。日军将廖更新丢进河里,扬长而去。廖更新被河水冲到石公坑附近时,被一名船家救起。

伤势好转后,他回到石子坝,从此再也没有离开。

重伤红军师长牺牲在他家

据史料记载,1931年,由邓小平任前敌委员会书记的红七军经过乳源、乐昌、仁化后进入中央苏区,到达乐昌梅花村。部队到达的第二天,就遭到国民党湘粤军4个整团兵力的包围,双方展开激烈战斗,邓小平、张云逸亲临前线指挥,共歼灭敌军1000多人,红军将士700多人负伤或牺牲。

据梅花街上的老居民林土生回忆,这支队伍的官兵没有向老百姓要衣索食,宁愿蹲在屋外房檐下也不进屋。林土生的父亲林金炳知道他们是红军后,便杀了一头猪给他们吃,没想到他们给了林金炳25块大洋。

1931年2月的一天,平日里几乎无人造访的廖文成家突然来了3名年轻的红军。他们看上去很疲惫,其中一名军官的腰部、腹部受了重伤,另外两名是负责照顾他的警卫员。廖聪济听父亲口述,爷爷对当时情况的描述是:天气很冷,雪还没化,受伤的红军说要在我家暂住疗伤。

廖文成安顿3名军人在自己家里住了下来,那名受重伤的军官起初还能和廖文成拉家常,但大山里缺医少药,加上那年冬天特别冷,军官的伤势迅速加重。“不到半个月,他就在我家里牺牲了。”廖聪济说。

负责照顾那名军官的两名警卫员在出发寻找部队前告诉廖文成,牺牲的军官是红七军师长,真名叫李谦,年仅23岁,是红七军在梅花洞一战中牺牲的最高将领。他们写下一张字条,简要记录了李谦在此疗伤的经过。他们留下了一支钢笔和这张字条,嘱咐廖文成好好看护李谦的遗骨,待到革命胜利后再来找他。

受红军嘱托,廖文成便将李谦的遗体掩埋在自家屋旁。由于怕暴露,那时廖文成不敢给烈士刻碑文。

2005年3月,乐昌市决定兴建红七军革命烈士纪念园。2009年,文物部门在对红七军梅花洞战役临时指挥部旧址“莲花祠”的普查中确证了李谦烈士墓的所在地,廖家三代人孤守红军墓数十载的故事才进入公众视野。2010年12月,李谦的遗骸被迁葬入纪念园。

当地政府将廖聪济一家随着李谦烈士墓一起迁出深山。而今,廖聪济已成为红七军革命烈士纪念园的管理员,每天不仅继续守护着李谦烈士的英灵,也一同守护着血洒粤北大地的700多名烈士的英魂。

梅花洞战斗红七军干部损失过半

据史料记载,1931年1月末,由邓小平、张云逸、李明瑞率领的红七军3000多人从广西百色途经连州、星子,过凤头岭从湖南宜章的岩前、径口转进乐昌梅花洞。

当时,从连州方面追击红七军的国民党粤军陈济棠部下邓辉率3000余人追来,与从坪石赶来的国民党十九师唐伯寅团,及陈龙团1000余人,由老坪石方向经西仙桥直奔梅花洞,夹攻红七军。

2月2日,战斗打响,国民党军人多势众、武器精良,战斗十分激烈。在肉搏战中,李谦不幸负了重伤,敌人的子弹从他皮带穿过腹部,肠子都流了出来。

梅花洞战斗中,红七军伤亡700余人,干部损失过半。

梅花洞战斗后,红七军连夜撤到大坪的文昌阁和水口庙。红七军领导交给当地党组织大坪支部的任务是安置伤员疗伤。大部队走后,因天寒缺药,不久又被国民党军发现,大多伤员壮烈牺牲。

编辑:alan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