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特警讲述2008汶川记忆:撤离时把食品现金都留给群众

来源:金羊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5-12 10:29

十年前,两百特警赴川救灾 十年后,已有两名战友离去

文/图 记者 张璐瑶 通讯员 张毅涛 陈玉敏

2008年5月12日,汶川发生8.0级大地震。次日凌晨,广州市公安局接到命令,派出200多名特警驰援四川开展抗震救灾。记者采访获知,当年赴川的广州特警,现在只剩下三四十人仍在广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工作。去年及今年,高青林、庄飞闯两名战友已因病去世。

“这辈子都忘不了啊!”再次看到十年前拍摄下的视频画面,广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三大队民警严国星还是哽咽了。虽然相隔千里,但四川灾区仍是特警们心中难忘的牵挂,他们说,“希望那里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

特警严国星: “刚下楼,一块大石头就砸了下来”

2008年5月13日凌晨2点,30岁的严国星接到紧急集结通知时,他的孩子还没满月。

仅四个小时后,凌晨6点,首批赴川的广州特警从白云国际机场出发。严国星清楚地记得,飞机9点钟到达成都双流机场上空,受地震影响,盘旋了半个多小时才降落。下飞机时,机组人员告诉他们,飞机上所有能带走的水和食物都可以带走。

“当时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我只拿了一桶公仔面,没想到就是靠着这桶面,一直支撑到第二天。”严国星说,“由于没有热水,只能干嚼泡面,但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

下飞机后,特警们直奔绵竹。“一路上,两边的房子塌了、桥也塌了,路面断裂,散落着石块,到处都是救护车、灾民、志愿者……越走心情越沉重。”严国星说。

到了绵竹,队员们放下行李便马上投入救灾。

大震之后免不了慌乱,他们扛起了绵竹城区的治安巡防大任,24小时不间断。“余震不断,每次出去,都不知道能否回来。”严国星说。

有一件事让严国星至今难忘。“巡逻的时候我们遇到一位中年妇女,她联系不上老伴,希望我们帮忙搜索,看老伴是不是被困在家里了。”严国星回忆。

看着群众急切的眼神,严国星等五名队员小心地上楼搜索。旁边的楼房已经塌了一半,他们搜索的那栋楼,楼梯也已裂开。“一番搜索后,确认房间里没有人,说明她的老伴可能还活着。”严国星说。

突然,他听到一阵声响。“那是石块掉下来的声音,说明余震来了。我们马上下撤。刚下楼,一块大石头就砸了下来。”严国星说。

特警李春华:“不能动老百姓一针一线”

广州特警是震后第一批从广州赶到四川支援的队伍。当年,李春华两次深入灾区,绵竹、汶川,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到灾区的第一天,李春华的脚就被扎穿,他简单包扎了一下,一直坚持到了最后。

灾区什么都缺,通讯中断、物资紧缺,负责后勤的李春华犯了难。“不能跟灾区群众抢资源。我们严格要求,不能动老百姓一针一线。”李春华说,刚到灾区的前几天,队员们缺吃少喝,每人每天只有一包饼干、一瓶水。

他们的驻地对面就是一个安置点,三万多名受灾群众被安置在那里,队员们没日没夜地忙碌,感动了当地群众。

救援工作进入后期,一天,附近村里一名年近七旬的大娘用箩筐背着一筐葱来到了执勤点。她本想送点鸡蛋过来,但家里的鸡在地震中都死了,只有菜地里还有一些葱。“这些大葱是我种的,我不要钱,你们辛苦了,晚上我们都睡觉了,你们还在工作。”大娘拉着特警的手说。

“不知道这位大娘现在还是否健在。”李春华感慨道。

5月25日,撤离的时刻到了。为了不惊动当地群众,特警队天没亮就悄悄出发,却把剩下的食品、饮用水、药品甚至身上所有的现金,都留给了受灾群众,连帐篷都没撤走。

他还记得,撤离前两天,附近一所临时安置学校的老师带着小朋友到执勤点,小朋友们举着自己画的画喊着:“警察叔叔你们辛苦了,谢谢你们!”这些孩子中,许多人的父母已在地震中遇难。看着孩子们,大家的眼眶都湿润了。

编辑:alan
数字报

广州特警讲述2008汶川记忆:撤离时把食品现金都留给群众

金羊网  作者:  2018-05-12

十年前,两百特警赴川救灾 十年后,已有两名战友离去

文/图 记者 张璐瑶 通讯员 张毅涛 陈玉敏

2008年5月12日,汶川发生8.0级大地震。次日凌晨,广州市公安局接到命令,派出200多名特警驰援四川开展抗震救灾。记者采访获知,当年赴川的广州特警,现在只剩下三四十人仍在广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工作。去年及今年,高青林、庄飞闯两名战友已因病去世。

“这辈子都忘不了啊!”再次看到十年前拍摄下的视频画面,广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三大队民警严国星还是哽咽了。虽然相隔千里,但四川灾区仍是特警们心中难忘的牵挂,他们说,“希望那里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

特警严国星: “刚下楼,一块大石头就砸了下来”

2008年5月13日凌晨2点,30岁的严国星接到紧急集结通知时,他的孩子还没满月。

仅四个小时后,凌晨6点,首批赴川的广州特警从白云国际机场出发。严国星清楚地记得,飞机9点钟到达成都双流机场上空,受地震影响,盘旋了半个多小时才降落。下飞机时,机组人员告诉他们,飞机上所有能带走的水和食物都可以带走。

“当时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我只拿了一桶公仔面,没想到就是靠着这桶面,一直支撑到第二天。”严国星说,“由于没有热水,只能干嚼泡面,但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

下飞机后,特警们直奔绵竹。“一路上,两边的房子塌了、桥也塌了,路面断裂,散落着石块,到处都是救护车、灾民、志愿者……越走心情越沉重。”严国星说。

到了绵竹,队员们放下行李便马上投入救灾。

大震之后免不了慌乱,他们扛起了绵竹城区的治安巡防大任,24小时不间断。“余震不断,每次出去,都不知道能否回来。”严国星说。

有一件事让严国星至今难忘。“巡逻的时候我们遇到一位中年妇女,她联系不上老伴,希望我们帮忙搜索,看老伴是不是被困在家里了。”严国星回忆。

看着群众急切的眼神,严国星等五名队员小心地上楼搜索。旁边的楼房已经塌了一半,他们搜索的那栋楼,楼梯也已裂开。“一番搜索后,确认房间里没有人,说明她的老伴可能还活着。”严国星说。

突然,他听到一阵声响。“那是石块掉下来的声音,说明余震来了。我们马上下撤。刚下楼,一块大石头就砸了下来。”严国星说。

特警李春华:“不能动老百姓一针一线”

广州特警是震后第一批从广州赶到四川支援的队伍。当年,李春华两次深入灾区,绵竹、汶川,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到灾区的第一天,李春华的脚就被扎穿,他简单包扎了一下,一直坚持到了最后。

灾区什么都缺,通讯中断、物资紧缺,负责后勤的李春华犯了难。“不能跟灾区群众抢资源。我们严格要求,不能动老百姓一针一线。”李春华说,刚到灾区的前几天,队员们缺吃少喝,每人每天只有一包饼干、一瓶水。

他们的驻地对面就是一个安置点,三万多名受灾群众被安置在那里,队员们没日没夜地忙碌,感动了当地群众。

救援工作进入后期,一天,附近村里一名年近七旬的大娘用箩筐背着一筐葱来到了执勤点。她本想送点鸡蛋过来,但家里的鸡在地震中都死了,只有菜地里还有一些葱。“这些大葱是我种的,我不要钱,你们辛苦了,晚上我们都睡觉了,你们还在工作。”大娘拉着特警的手说。

“不知道这位大娘现在还是否健在。”李春华感慨道。

5月25日,撤离的时刻到了。为了不惊动当地群众,特警队天没亮就悄悄出发,却把剩下的食品、饮用水、药品甚至身上所有的现金,都留给了受灾群众,连帐篷都没撤走。

他还记得,撤离前两天,附近一所临时安置学校的老师带着小朋友到执勤点,小朋友们举着自己画的画喊着:“警察叔叔你们辛苦了,谢谢你们!”这些孩子中,许多人的父母已在地震中遇难。看着孩子们,大家的眼眶都湿润了。

编辑:alan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