箜篌,能否把它唤醒

来源:光明网 作者:叶廷芳 发表时间:2018-03-30 10:20

作者:叶廷芳(中国社科院外文所研究员)

箜篌,这一在中国古代音乐史上留下光辉身影的古老乐器,在千百年的时光流转中,遭遇了盛极而衰的命运——在唐代达到鼎盛,自14世纪后却不再流行,以致慢慢失传了。一度人们只能通过诗歌、图画、雕塑、陶器等空自怀想已消失于历史时空中的美妙佳音。如今,在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背景下,“沉睡”了数百年的箜篌,我们能否把它彻底唤醒?

箜篌,能否把它唤醒

敦煌莫高窟壁画:弹箜篌的飞天 资料图片

3年前我邀我的老朋友和学长、著名雕塑家钱绍武先生到我的家乡——浙江省衢州市去走了走。我们先下榻在开化县古田山原始森林宾馆。其间一位当地的老朋友来看我,还带来两位年轻的女士,说其中的汪小姐会弹箜篌。我一听不禁心头一亮,唐代天才诗人李贺那首充满浪漫奇崛想象的千古绝唱《李凭箜篌引》所描绘的惊心动魄的情景立刻在我脑际浮现出来:

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

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

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

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

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

梦入神山教神妪,老鱼跳波瘦蛟舞。

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

我迫不及待地提出:请为我们演奏一首!汪小姐不无遗憾地说:“可惜这乐器在杭州,体量太大,不好搬动的。日后有机会来杭州,一定请您指教。说着,一台古筝被抬了进来。汪小姐马上在琴前坐定,问我们想听什么?我和钱老先后点了《汉宫秋月》《夕阳箫鼓》和《平沙落雁》等。最后她以自荐的《春江花月夜》结束表演,博得热烈的掌声。我询问了她的芳名——汪丽萍。

3年来,小汪先后多次来北京,为的是去中国音乐学院等处接受不同风格的老师指导。老师有国内的,也有从国外请来的华裔专家。趁此机会,我尽量从小汪那里掏点“二手货”,打听一点最基础的箜篌知识,方知这门最古老、最有尊严的乐器几乎与中国的音乐史同龄。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华民族1000个第一》中称:“黄帝乐师师延始造九弦琴弹之,可引得百花争艳,万兽来朝。”这里的“九弦琴”据说是箜篌的最早雏形。它最初叫坎,而后坎侯,至汉代“声讹为箜篌”(《旧唐书·音乐志》)。在古代有卧箜篌、竖箜篌和凤首箜篌三种形制。早在春秋战国时就已经有与琴、瑟相像的卧箜篌了。随着丝绸之路的开通,西域文化开始进入华夏,流行于两河流域一带的类似箜篌的乐器也传了进来。为了区别于本土的卧箜篌,人们称之为“竖箜篌”或“胡箜篌”。《通典》云:“竖箜篌,胡乐也,汉灵帝好之”。在文化大交融的南北朝时期,被完全汉化的箜篌逐渐成为中原民族定型的传统乐器。

箜篌最辉煌的岁月是在汉唐时期,即使在民间也很流行,甚至会弹奏箜篌是衡量一个女子有才学的标志之一。东汉的乐府诗《孔雀东南飞》一开头即是:“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

在古代上层社会,箜篌可是宫廷庆典和豪华欢宴的“座上客”。只有它巍峨身躯和华贵仪表以及丰富而恢宏的音响才能与那些黄袍加身、凤冠霞帔的达官贵胄们的身份相称,它自然就成为历代宫廷乐器之王了。唐明皇不仅自己善弹箜篌,而且还乐于教别人弹。因此唐代出了李凭这样杰出的箜篌演奏大师也就不足为怪了。除了李贺,唐代还有好几位著名诗人都对他的演奏争相描绘,如杨巨源的《听李凭弹箜篌》。其中以善于描绘弹拨乐器演奏著称的顾况的长诗《李供奉弹箜篌歌》最为生动和流行。不妨全诗照录,一睹为快:

国府乐手弹箜篌,赤黄绦索金鎝头。

早晨有敕鸳鸯殿,夜静遂歌明月楼。

起坐可怜能抱撮,大指调弦中指拨。

腕头花落舞制裂,手下鸟惊飞拨剌。

珊瑚席,一声一声鸣锡锡;罗绮屏,一弦一弦如撼铃。

急弹好,迟亦好;宜远听,宜近听。

左手低,右手举,易调移音天赐与。

大弦似秋雁,联联度陇关;小弦似春燕,喃喃向人语。

手头疾,腕头软,来来去去如风卷。

声清泠泠鸣索索,垂珠碎玉空中落。

美女争窥玳瑁帘,圣人卷上真珠箔。

大弦长,小弦短,小弦紧快大弦缓。

初调锵锵似鸳鸯水上弄新声,入深似太清仙鹤游秘馆。

李供奉,仪容质,身才稍稍六尺一。

在外不曾辄教人,内里声声不遣出。

指剥葱,腕削玉,饶盐饶酱五味足。

弄调人间不识名,弹尽天下崛奇曲。

胡曲汉曲声皆好,弹著曲髓曲肝脑。

往往从空入户来,瞥瞥随风落春草。

草头只觉风吹入,风来草即随风立。

草亦不知风到来,风亦不知声缓急。

爇玉烛,点银灯;光照手,实可憎。

只照箜篌弦上手,不照箜篌声里能。

驰凤阙,拜鸾殿,天子一日一回见。

王侯将相立马迎,巧声一日一回变。

实可重,不惜千金买一弄。

银器胡瓶马上驮,瑞锦轻罗满车送。

此州好手非一国,一国东西尽南北。

除却天上化下来,若向人间实难得。

你瞧:“天子一日一回见”“王侯将相立马迎”,以至“不惜千金买一弄”。可见李氏身价之高,也可以看出箜篌在当时乐器中的地位。

但不知为什么,同样是帝王时代,历经千年辉煌的箜篌却在明代中后期悄然“失宠”,以至消亡了。近半个多世纪以来,尽管国家如此重视民族文化包括民族器乐的复兴,但仍极少见到箜篌的正式演出,以至如笔者,勉强也算是个音乐爱好者,在此之前连箜篌是什么样都一无所知。因此,汪丽萍这个箜篌演奏者的出现,引起我的格外注意。我立即与我的音乐界的朋友吕远、王立平等联系,约定有机会一起去杭州见识一下这门乐器和汪小姐的演奏;再看看能否为她“量身定做”谱写一两首乐曲,以激发箜篌的生机。

箜篌,能否把它唤醒

明·仇英《汉宫春晓图》局部:弹箜篌的仕女 资料图片

2015年金秋十月下旬,机会终于来了:杭州市举办王立平作品演唱会。我立即决定与立平兄同行。立平兄也正好是汪丽萍女士十分仰慕的作曲家。她曾选了他的《牧羊曲》在箜篌上试奏,觉得效果非常美妙:那是如歌的慢板,似微波荡漾,更似草原上的羊群涌动……

听说作者来了,汪丽萍很是激动,特地在一个亲戚的宽敞的书画室里接待了我们。只见我们心仪许久的那件似曾相识又未曾谋面的古乐器高贵而有尊严地矗立在这偌大的空间!显然,只有这样大的空间和艺术环境才能与其体量和身份相匹配。它像竖琴又不像竖琴——交响乐队里的那位“老大”在它面前不得不“俯首称臣”:只及它的“肩部”那么高,身材也只相当于它的四分之三;竖琴的琴弦最多只有47根,是单排,而箜篌的琴弦最多的则有96根,是双排。二者相较,前者的声音好像是从水下发出的,吸收了一些散射的能量,比较清纯、柔美、稳定;后者则好像是从透明的水上发出的,连水面也发生微微的颤动,音色较为清亮,却又带点浮泛、飘忽。笔者不是音乐专家,很难用专业语言对二者的音质和音色进行科学的比较。我所关切的是,竖琴同样作为一种来自东方(古波斯)的古老乐器,却并没有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消亡,相反,它作为庞大交响乐队的重要一员与时俱进,几乎普及全世界。可箜篌却突然衰落了,是因为什么呢?是的,我们的五声音阶是有局限的,但同样遵循这一音律的古筝却顽强地生存了下来。那么,或许只能看这位曾经的乐器“王者”本身有没有某种先天不足了。

那天汪小姐弹了一支古曲后,接着要弹王立平的《牧羊曲》。但她不得不要求我们等一等,原来箜篌不能自由转调,如果换个曲目调门变了,得重新调弦。这使我皱了下眉头,想:是不是因为这个致了箜篌的命呢?但为什么明代以前千百年它能通行无阻,而明代末年并未产生什么新的、足以取代它的先进乐器,它却失传了呢?再说,据笔者所知,中国所有的古乐器都不属于十二平均律乐器,故都是不能自由转调的。它们有些为什么经过一定的改造后能重新焕发生机?我向立平兄递了个眼色,问他能不能解答这个问题。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说:“这得请乐器专家去研究,我们作曲家也回答不了这个难题。”

这时候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公元前5世纪前后,太平洋西岸的黄河、长江流域与大西洋东侧的爱琴海沿岸,几乎同时诞生了世界历史上最智慧的人物群:孔子、孟子、老子、庄子;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他们如星汉灿烂,辉耀着整个人类历史。然而约过了1000年,世界格局的历史天平开始摆荡:沐浴着爱情文化的整个欧洲突然坠入黑暗的“中世纪”,长达1000年。而这一千年恰恰是中国历史第二个高峰凸起的时段,是唐宗宋祖在世界上说话最响亮的时期,是中国科技领先世界、“四大发明”照亮全球的岁月。谁想,大约自15世纪前后开始的文艺复兴起,历史的天平急剧向西方倾斜,科学、文化在欧洲大放光芒,牛顿、伽利略、莎士比亚、达·芬奇、巴赫等时代巨人成批涌现,现代生产力借着瓦特发明的蒸汽机隆隆向前。与此同时,恰恰从15世纪起,作为曾经的世界头号强国的中华帝国急剧衰落,顿时黯然失色。想到此,仿佛真有只上帝之手在调节天平,执意要安抚一下备受中世纪委屈的欧洲人,抑制一下在这期间陶醉于自我闪耀的中国人(包括郑和在内的统治集团),以至连一台供享用的豪华乐器也要让它变哑?而尤其令我心意难平的是:人类音乐发展史的关键一役即“十二平均律”的发现,其发现者分明是我国明代的朱载堉(1536—1611),然而未及国人学会它、运用它的时候,却被西方传教士们抢先一步传回欧洲,成全了巴赫的“音乐之父”地位和欧洲交响乐队的诞生,甚而推动了巴洛克音乐的蓬勃兴起……

正在心里愤愤不平时,听到小汪的声音:“对不起,调好了!”随即如痴如醉地演奏起《牧羊曲》来,我们报以热烈的掌声。趁这兴头,我问立平兄:“能否为汪小姐谱一首新的箜篌曲?”立平兄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我摸不着这乐器的脾气!”哦,真是“虎倒威不倒”,连专家都不敢碰触!

对正在追求事业的汪丽萍来说,名家光临,自然是喜事。但毕竟未能如愿以偿,这会不会使她的进取心受到挫伤?我心里犯嘀咕。第二天我试图安慰她,她却坦然地说道:“不要紧,叶老师!这个结果我是预料到的,毕竟见过不止一个两个音乐家了。在中国音乐学院学习时,师生们也常谈起这个问题。大家都有准备,觉得这需要时间。反正我决心把这一生都贡献给箜篌了!因为我认为,箜篌并没有死,它只是睡着了。如果我献出毕生的精力,加上其他许许多多有心人的智慧和努力,最后能把它唤醒,将是我最大的幸福!”此外她还告诉我,为了拥有一台音响效果更好的箜篌,她已在南京请箜篌制作师定做一台新的箜篌呢。我心想,这不啻是一个有追求的民族器乐传承者。

接着小汪请我去她家看看。那是两间带阁楼的旧式平房,里外间。外面那间临街,陈列着多台竖琴和一台箜篌。“是供出售的?”我问。“不!”小汪说,“是用来吸引行人的,有的人见了觉得好奇,就进来看看。看了后有的人就想学,于是我就成了他们的老师——我用这个办法来传播箜篌文化。”小汪自豪地说。接着我朝里间扫了一眼,恰好一位姑娘从阁楼上走下来。“这是我的学生,也是我的老乡,是我们衢州市开化县的。”小汪赶紧介绍说。“太好了!”我高兴地说,“我们家乡也有人会弹箜篌了!”“她学箜篌的热情很高,但家里经济不宽裕,所以我就没有向她收学费,她有空也帮我做点家务。”她继续介绍说。“这好呀,你们结成互帮互学的好搭档!”我说。她“嘻嘻”一笑说:“是哩!”

编辑:邱邱
数字报

箜篌,能否把它唤醒

光明网2018-03-30 10:20:12

作者:叶廷芳(中国社科院外文所研究员)

箜篌,这一在中国古代音乐史上留下光辉身影的古老乐器,在千百年的时光流转中,遭遇了盛极而衰的命运——在唐代达到鼎盛,自14世纪后却不再流行,以致慢慢失传了。一度人们只能通过诗歌、图画、雕塑、陶器等空自怀想已消失于历史时空中的美妙佳音。如今,在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背景下,“沉睡”了数百年的箜篌,我们能否把它彻底唤醒?

箜篌,能否把它唤醒

敦煌莫高窟壁画:弹箜篌的飞天 资料图片

3年前我邀我的老朋友和学长、著名雕塑家钱绍武先生到我的家乡——浙江省衢州市去走了走。我们先下榻在开化县古田山原始森林宾馆。其间一位当地的老朋友来看我,还带来两位年轻的女士,说其中的汪小姐会弹箜篌。我一听不禁心头一亮,唐代天才诗人李贺那首充满浪漫奇崛想象的千古绝唱《李凭箜篌引》所描绘的惊心动魄的情景立刻在我脑际浮现出来:

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

江娥啼竹素女愁,李凭中国弹箜篌。

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

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

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

梦入神山教神妪,老鱼跳波瘦蛟舞。

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

我迫不及待地提出:请为我们演奏一首!汪小姐不无遗憾地说:“可惜这乐器在杭州,体量太大,不好搬动的。日后有机会来杭州,一定请您指教。说着,一台古筝被抬了进来。汪小姐马上在琴前坐定,问我们想听什么?我和钱老先后点了《汉宫秋月》《夕阳箫鼓》和《平沙落雁》等。最后她以自荐的《春江花月夜》结束表演,博得热烈的掌声。我询问了她的芳名——汪丽萍。

3年来,小汪先后多次来北京,为的是去中国音乐学院等处接受不同风格的老师指导。老师有国内的,也有从国外请来的华裔专家。趁此机会,我尽量从小汪那里掏点“二手货”,打听一点最基础的箜篌知识,方知这门最古老、最有尊严的乐器几乎与中国的音乐史同龄。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华民族1000个第一》中称:“黄帝乐师师延始造九弦琴弹之,可引得百花争艳,万兽来朝。”这里的“九弦琴”据说是箜篌的最早雏形。它最初叫坎,而后坎侯,至汉代“声讹为箜篌”(《旧唐书·音乐志》)。在古代有卧箜篌、竖箜篌和凤首箜篌三种形制。早在春秋战国时就已经有与琴、瑟相像的卧箜篌了。随着丝绸之路的开通,西域文化开始进入华夏,流行于两河流域一带的类似箜篌的乐器也传了进来。为了区别于本土的卧箜篌,人们称之为“竖箜篌”或“胡箜篌”。《通典》云:“竖箜篌,胡乐也,汉灵帝好之”。在文化大交融的南北朝时期,被完全汉化的箜篌逐渐成为中原民族定型的传统乐器。

箜篌最辉煌的岁月是在汉唐时期,即使在民间也很流行,甚至会弹奏箜篌是衡量一个女子有才学的标志之一。东汉的乐府诗《孔雀东南飞》一开头即是:“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

在古代上层社会,箜篌可是宫廷庆典和豪华欢宴的“座上客”。只有它巍峨身躯和华贵仪表以及丰富而恢宏的音响才能与那些黄袍加身、凤冠霞帔的达官贵胄们的身份相称,它自然就成为历代宫廷乐器之王了。唐明皇不仅自己善弹箜篌,而且还乐于教别人弹。因此唐代出了李凭这样杰出的箜篌演奏大师也就不足为怪了。除了李贺,唐代还有好几位著名诗人都对他的演奏争相描绘,如杨巨源的《听李凭弹箜篌》。其中以善于描绘弹拨乐器演奏著称的顾况的长诗《李供奉弹箜篌歌》最为生动和流行。不妨全诗照录,一睹为快:

国府乐手弹箜篌,赤黄绦索金鎝头。

早晨有敕鸳鸯殿,夜静遂歌明月楼。

起坐可怜能抱撮,大指调弦中指拨。

腕头花落舞制裂,手下鸟惊飞拨剌。

珊瑚席,一声一声鸣锡锡;罗绮屏,一弦一弦如撼铃。

急弹好,迟亦好;宜远听,宜近听。

左手低,右手举,易调移音天赐与。

大弦似秋雁,联联度陇关;小弦似春燕,喃喃向人语。

手头疾,腕头软,来来去去如风卷。

声清泠泠鸣索索,垂珠碎玉空中落。

美女争窥玳瑁帘,圣人卷上真珠箔。

大弦长,小弦短,小弦紧快大弦缓。

初调锵锵似鸳鸯水上弄新声,入深似太清仙鹤游秘馆。

李供奉,仪容质,身才稍稍六尺一。

在外不曾辄教人,内里声声不遣出。

指剥葱,腕削玉,饶盐饶酱五味足。

弄调人间不识名,弹尽天下崛奇曲。

胡曲汉曲声皆好,弹著曲髓曲肝脑。

往往从空入户来,瞥瞥随风落春草。

草头只觉风吹入,风来草即随风立。

草亦不知风到来,风亦不知声缓急。

爇玉烛,点银灯;光照手,实可憎。

只照箜篌弦上手,不照箜篌声里能。

驰凤阙,拜鸾殿,天子一日一回见。

王侯将相立马迎,巧声一日一回变。

实可重,不惜千金买一弄。

银器胡瓶马上驮,瑞锦轻罗满车送。

此州好手非一国,一国东西尽南北。

除却天上化下来,若向人间实难得。

你瞧:“天子一日一回见”“王侯将相立马迎”,以至“不惜千金买一弄”。可见李氏身价之高,也可以看出箜篌在当时乐器中的地位。

但不知为什么,同样是帝王时代,历经千年辉煌的箜篌却在明代中后期悄然“失宠”,以至消亡了。近半个多世纪以来,尽管国家如此重视民族文化包括民族器乐的复兴,但仍极少见到箜篌的正式演出,以至如笔者,勉强也算是个音乐爱好者,在此之前连箜篌是什么样都一无所知。因此,汪丽萍这个箜篌演奏者的出现,引起我的格外注意。我立即与我的音乐界的朋友吕远、王立平等联系,约定有机会一起去杭州见识一下这门乐器和汪小姐的演奏;再看看能否为她“量身定做”谱写一两首乐曲,以激发箜篌的生机。

箜篌,能否把它唤醒

明·仇英《汉宫春晓图》局部:弹箜篌的仕女 资料图片

2015年金秋十月下旬,机会终于来了:杭州市举办王立平作品演唱会。我立即决定与立平兄同行。立平兄也正好是汪丽萍女士十分仰慕的作曲家。她曾选了他的《牧羊曲》在箜篌上试奏,觉得效果非常美妙:那是如歌的慢板,似微波荡漾,更似草原上的羊群涌动……

听说作者来了,汪丽萍很是激动,特地在一个亲戚的宽敞的书画室里接待了我们。只见我们心仪许久的那件似曾相识又未曾谋面的古乐器高贵而有尊严地矗立在这偌大的空间!显然,只有这样大的空间和艺术环境才能与其体量和身份相匹配。它像竖琴又不像竖琴——交响乐队里的那位“老大”在它面前不得不“俯首称臣”:只及它的“肩部”那么高,身材也只相当于它的四分之三;竖琴的琴弦最多只有47根,是单排,而箜篌的琴弦最多的则有96根,是双排。二者相较,前者的声音好像是从水下发出的,吸收了一些散射的能量,比较清纯、柔美、稳定;后者则好像是从透明的水上发出的,连水面也发生微微的颤动,音色较为清亮,却又带点浮泛、飘忽。笔者不是音乐专家,很难用专业语言对二者的音质和音色进行科学的比较。我所关切的是,竖琴同样作为一种来自东方(古波斯)的古老乐器,却并没有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消亡,相反,它作为庞大交响乐队的重要一员与时俱进,几乎普及全世界。可箜篌却突然衰落了,是因为什么呢?是的,我们的五声音阶是有局限的,但同样遵循这一音律的古筝却顽强地生存了下来。那么,或许只能看这位曾经的乐器“王者”本身有没有某种先天不足了。

那天汪小姐弹了一支古曲后,接着要弹王立平的《牧羊曲》。但她不得不要求我们等一等,原来箜篌不能自由转调,如果换个曲目调门变了,得重新调弦。这使我皱了下眉头,想:是不是因为这个致了箜篌的命呢?但为什么明代以前千百年它能通行无阻,而明代末年并未产生什么新的、足以取代它的先进乐器,它却失传了呢?再说,据笔者所知,中国所有的古乐器都不属于十二平均律乐器,故都是不能自由转调的。它们有些为什么经过一定的改造后能重新焕发生机?我向立平兄递了个眼色,问他能不能解答这个问题。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说:“这得请乐器专家去研究,我们作曲家也回答不了这个难题。”

这时候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公元前5世纪前后,太平洋西岸的黄河、长江流域与大西洋东侧的爱琴海沿岸,几乎同时诞生了世界历史上最智慧的人物群:孔子、孟子、老子、庄子;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他们如星汉灿烂,辉耀着整个人类历史。然而约过了1000年,世界格局的历史天平开始摆荡:沐浴着爱情文化的整个欧洲突然坠入黑暗的“中世纪”,长达1000年。而这一千年恰恰是中国历史第二个高峰凸起的时段,是唐宗宋祖在世界上说话最响亮的时期,是中国科技领先世界、“四大发明”照亮全球的岁月。谁想,大约自15世纪前后开始的文艺复兴起,历史的天平急剧向西方倾斜,科学、文化在欧洲大放光芒,牛顿、伽利略、莎士比亚、达·芬奇、巴赫等时代巨人成批涌现,现代生产力借着瓦特发明的蒸汽机隆隆向前。与此同时,恰恰从15世纪起,作为曾经的世界头号强国的中华帝国急剧衰落,顿时黯然失色。想到此,仿佛真有只上帝之手在调节天平,执意要安抚一下备受中世纪委屈的欧洲人,抑制一下在这期间陶醉于自我闪耀的中国人(包括郑和在内的统治集团),以至连一台供享用的豪华乐器也要让它变哑?而尤其令我心意难平的是:人类音乐发展史的关键一役即“十二平均律”的发现,其发现者分明是我国明代的朱载堉(1536—1611),然而未及国人学会它、运用它的时候,却被西方传教士们抢先一步传回欧洲,成全了巴赫的“音乐之父”地位和欧洲交响乐队的诞生,甚而推动了巴洛克音乐的蓬勃兴起……

正在心里愤愤不平时,听到小汪的声音:“对不起,调好了!”随即如痴如醉地演奏起《牧羊曲》来,我们报以热烈的掌声。趁这兴头,我问立平兄:“能否为汪小姐谱一首新的箜篌曲?”立平兄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我摸不着这乐器的脾气!”哦,真是“虎倒威不倒”,连专家都不敢碰触!

对正在追求事业的汪丽萍来说,名家光临,自然是喜事。但毕竟未能如愿以偿,这会不会使她的进取心受到挫伤?我心里犯嘀咕。第二天我试图安慰她,她却坦然地说道:“不要紧,叶老师!这个结果我是预料到的,毕竟见过不止一个两个音乐家了。在中国音乐学院学习时,师生们也常谈起这个问题。大家都有准备,觉得这需要时间。反正我决心把这一生都贡献给箜篌了!因为我认为,箜篌并没有死,它只是睡着了。如果我献出毕生的精力,加上其他许许多多有心人的智慧和努力,最后能把它唤醒,将是我最大的幸福!”此外她还告诉我,为了拥有一台音响效果更好的箜篌,她已在南京请箜篌制作师定做一台新的箜篌呢。我心想,这不啻是一个有追求的民族器乐传承者。

接着小汪请我去她家看看。那是两间带阁楼的旧式平房,里外间。外面那间临街,陈列着多台竖琴和一台箜篌。“是供出售的?”我问。“不!”小汪说,“是用来吸引行人的,有的人见了觉得好奇,就进来看看。看了后有的人就想学,于是我就成了他们的老师——我用这个办法来传播箜篌文化。”小汪自豪地说。接着我朝里间扫了一眼,恰好一位姑娘从阁楼上走下来。“这是我的学生,也是我的老乡,是我们衢州市开化县的。”小汪赶紧介绍说。“太好了!”我高兴地说,“我们家乡也有人会弹箜篌了!”“她学箜篌的热情很高,但家里经济不宽裕,所以我就没有向她收学费,她有空也帮我做点家务。”她继续介绍说。“这好呀,你们结成互帮互学的好搭档!”我说。她“嘻嘻”一笑说:“是哩!”

编辑:邱邱
新闻排行版